秋木

双重人格的少年杰克……
有私设

妈的我都在画写什么鬼

以前的摸鱼
神父勋X恶魔兴

恶魔伸出纤弱的双手抱住面前的人,面上纯粹的笑容显得干净又美好,秋水瞳闪着猩红的光,眼角处的红晕染开了笑意。  

神父眉峰轻蹩,眼神晦暗,似挣扎似顺服。双臂无力摆在身侧,拿着《圣经》的手青筋隐隐暴起,指关节处略显苍白。手中的《圣经》已经残破不堪,些许泛黄的纸张散落在地。

我好不容易从那儿逃出来看你,不想对我说些什么?要知道,在Prison那段日子里,我无时无刻不想把你破之入腹呢。我亲爱的,神父大人。

……那可真是,我的荣幸呐。

本周最后一次群宣
救救孩子吧

南来的北往的都看看哈

又是一次不要脸的群宣

all杰【无题】

  依旧很渣,时间很短,没有多写,质量有限,望轻拍。
前文戳头像。

“认识杰克先生?此话怎讲?”范无咎感到有些好奇。

  “男人的观察力果然不及女人呐。”美智子轻轻发下酒杯,用衣角遮住嘴巴轻笑了声。

  瓦尔莱塔看了眼美智子,无奈道:“你们就没有感觉到么?那约瑟夫一进门就看着杰克先生了,那视线都快实质化了。”

  “是啊。”美智子清了清嗓子,眼里的戏谑搞得众人浑身不自在。“还敢自称喜欢杰克先生,情敌出现了还不自知!”

  “喂喂喂!你把话说清楚啊!谁喜欢那个假绅士了!!我最讨厌他了好吗??”闻言,裘克拍案而起,脸庞通红。原本安静坐在裘克一旁的谢必安无意看了眼大屏幕,眼眸倏地睁大,伸手扯了扯裘克。

  “裘克,别说了!”

  “啧,你别扯我!!我就是不喜欢杰克,整天和求生者在一起,还算不算个好监管者了!我可提前告诉你们,别再诽谤我了!”裘克指着美智子和瓦尔莱塔两人道。

  “哦?这么讨厌我啊?那可真难为你每天和我共处了。”熟悉的声音突然在大厅响起,裘克身体一僵,脸上血色尽退,生硬的转头看向大厅里的大屏幕。

  大厅里大屏幕上先是一阵一阵的雪花,然后慢慢出现杰克略显阴沉的脸庞,猩红色眼眸满是嘲讽。

  美智子一脸嫌弃的看着裘克,无奈摇了摇头,瓦尔莱塔投去了你是智障吗?的眼神。

  这娃没救了。作死作到坑里了。

  当初我竟然认为他是最有希望成为杰克先生伴侣的人???脑子挨空军枪子儿了吧???【美智子X瓦尔莱塔】

  于是,让我们恭喜裘克在作死道路上一去不复返。

  啪啪啪啪ⅹN

  

  

  

救救孩子吧

魔道煤气公司,万千人的选择。
心动不如行动。
你,还在等什么?

人少空皮多,欢迎加入哦~


简单粗暴的群宣

1.上皮戴套。禁止重皮,接受物拟,需要写人设,交给管理或者群主审核,审核通过由审核者传至专门的相册。24h内不交人设的直接飞机票【不含未通过审核的】。
2.接受各种非官方cp【群内官方cp可拆】
3.小白请自行阅读群文件,不接受娘皮苏,玻璃心,公主病
4.禁颜表黄豆,表情包连发三张以上,第一次罚自戏200+,第二次250+,第三次飞机票不谢
5.请假自行备注,群里不定时清人。
6.请仔细阅读公告里的人物表【包括物拟】
*7.小白请自觉遵守语C规则
*8.由于不争气的群主无法常常在线,所以群内需要几位保姆(划掉)可以经常在线的管理,有意者假期内私我。
……

一见倾心【扫地僧✘梁妈妈】

*垃圾文笔

  与她初识,不对,不能说是相识,毕竟我与她只有三面之缘。第一次见到她时,我年岁十七,还只是个名不见传,只知道每天念经打坐的小和尚。

  而她,却已是名动京城的花魁。

  那时候,我跟着师傅去金陵办事,听闻街上正举办游行,整个大街热闹的不行。

  彩色绸带漫天飘摇,似乎在向谁招手,锣鼓声阵阵,空气里尽是桃花香气。

  我麽,打小也不是个安静的主,每次念经打坐都闹腾的跟个猴子一样。听见了这等事心里自是好奇的不行,再加上看惯了话本中的街巷繁华,如今好不容易下了山,若不去凑个热闹,岂不是损失?!

  于是,我趁着师傅不注意,拿着下山前师兄偷偷塞给我的钱袋,换下僧袍偷偷溜走了。

  我提溜这个小钱袋,一路上蹦蹦跳跳,还没从师傅身边溜出来的喜悦中回神。这时,周边人群突然多了起来,吵吵嚷嚷的要往前面挤。

  “快点!!再慢可就看不见梁梦姑娘了!”

  我心下一喜,梁梦?莫不是那游行里的人?原来游行已经开始了!如此盛大的场面,我也得去看看。这么想着,我也就顺着人流向前走。

  走了没多久,所有人,突然停住了脚步,挤在人堆里的我拼命的仰头看,却也只看到一个红色的展台,隐隐听到了些乐曲,又立马被一阵叫喊声盖过,

  我再也忍受不了自己的耳朵受到这样子的摧残,使出毕生绝学才挤出去。我心疼的揉了揉发疼的耳朵,将褶皱不堪的衣服细细按平,心里却越发好奇。于是纵身一跃,脚尖轻点站在一处屋顶上,正对着展台。

  站定好身子,颇为得意的瞥了地下乌泱泱的人群,心里又心疼又惊讶。

  怪不得我刚刚差点被挤成肉饼,人也太多了吧!我到要看看到底是哪方神圣,竟吸引了如此多的人!!

  这么想着,我迫不及待抬头看向展台。展台上红色轻纱飞舞,银铃声清脆悦耳,倏地,一个红色舞裙出现在视野之中,台下声音立马安静了下来。乐曲声悠悠,风姿绰约的倩影在台上舞动,我的现心脏怦怦跳个不停。这是时台上人向我看了过来。

  我触及到目光,脑子轰的一下一片空白,眼里满是她的面容,仿佛整个世界只剩她一人,全身血液沸腾了般。什么也听不见,什么也看不见。而她只是看了我一眼,嘴角轻勾,移开了目光,朱唇轻启便是撩人的词。婉转的嗓音进入耳朵游转,脑子只有一句诗在不停的重复。

  『众里嫣然通一顾,人间颜色如尘土。』

  *梁妈妈的名字是私设,原意为【黄粱一梦】